一张小脸上便浮上了一层红晕往日的娇蛮不复存

   “家主诸事周全!”
 
    沈峰脸上没有半点笑意。
 
    “你们可知为了捕获雪灵狐我们朱雀世家损失何其惨重?可是你们这群笨蛋都做了些什么!”
 
    沈峰突如其来的震怒让所有人疑惑不已,捕获雪灵狐的损失他们大多可以猜想,雪灵狐为八阶高级魔兽,起凶残程度虽然不急其他魔兽,可是它的敏捷确实其他魔兽无法比拟的,想要抓住它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 
    沈峰的目光落在了沈炎萧的身上,看着这个并不亲近的孙女,看不出喜怒。
 
    “地牢被擅闯当日,雪灵狐惨死,没有雪灵狐,我们朱雀世家要如何邀请圣君动身!”
 
    雪灵狐死了!!
 
    整个主屋之中响起了一片抽气声。
 
    沈岳的脸色惨白,沈嘉怡和沈嘉伟更是差点摔倒在地。
 
   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时的好奇,居然毁掉了朱雀世家重回巅峰的机会。
 
    所有人心如死灰,雪灵狐极为珍惜,能够得到一只,朱雀世家已经付出了太多心血,再捕获一只,只怕会伤及根本。
 
    这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沈炎萧的身上,谁也没有想到,这么一个白痴进入地牢之后,居然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。
 
    一只八阶魔兽,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地牢里,而地牢之中,除了惨死的雪灵狐之外,就只有这个废柴七小姐在其中!
 
 第16章 免死金牌(1)
 
    沈炎萧楞了,怎么绕了一大圈这话题又扯到她身上了?
 
    什么朱雀?什么雪灵狐?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。
 
    她的脑海里对于地牢里的一切,都是一片黑暗,她根本不知道在地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可是沈炎萧却感觉到,在雪灵狐之死这一消息宣布出来之后,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目光,便如一把把利刃,几乎要将她整个人贯穿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碍于沈峰,只怕那些人早就扑过来把她给千刀万剐了!
 
    她好无辜……
 
    就在沈炎萧郁闷着自己成了众矢之的的时候,修的声音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。
 
    ‘一只小小的八阶魔兽,愚蠢的人类居然弄得如此惨烈,当真是废物。’
 
    沈炎萧无语了,虽然她没见过神秘八阶魔兽,但是就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,以朱雀世家的强盛和彪悍,至今为止也只有沈峰一人拥有一只八阶魔兽,其余人弄个六七阶的就已经算是极品了,一般人有个三四阶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。
 
    这朱雀世家独一份的八阶高级魔兽,到了修的口中却成了一只“小小的八阶魔兽”…
 
    如果沈峰知道,牺牲了朱雀世家一百精锐的雪灵狐被人这般评价,会不会气晕过去。
 
    突然间,沈炎萧有了一个不好的念头。
 
    难不成,那只雪灵狐是被这尊大爷给…
 
    “手滑了一下,碾死的。”修似乎猜到了沈炎萧想要问的事情,淡淡然的开口道。
 
    碾…死…的……
 
    沈炎萧已经不能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,这就好像是有人跟她说,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用脚趾头把一辆重型坦克碾成浆糊一样……
 
    她很想说,修大爷…求不碾死!
 
    可惜,修的声音只有她一个人听得到,否则她就可以把这尊超级大神砸在朱雀世家众人脸上,笑看他们顶礼膜拜了。
 
    而现在……
 
    沈炎萧只能默默的承受着那些眼神之中的刀光剑影。
 
    心好痛,感觉不会再爱了。
 
    沈峰深吸一口气,今日将家族中的主要成员着急过来,他就是想将此事告知,至于惩罚……
 
    看着那张与小儿子完全不像的脸,沈峰只能暗暗叹息。
 
    若是沈玉还在的话…
 
    “沈炎萧!你犯下大错,险些毁掉朱雀世家根基,简直可恶!”沈岳愤怒的瞪着沈炎萧,他知道,此事一旦牵连到朱雀,便已经变得非同小可,他现在只想将自家两个孩子撇干净。
 
    之前还有心帮沈炎萧开脱的沈逸风,在得知自家很可能因为沈炎萧这个白痴与朱雀失之交臂后,不要说帮忙了,不上去补两刀就已经算不错了。
 
    “简直是胡闹,主家可怜这孩子无依无靠,没想到这孩子居然恩将仇报,闯出这样大祸,这等祸害四方的废物不能再留了!还请家主处置!”沈煅胸口堵着一口血,眼看着自家儿子很快就能得到朱雀,登上家主之位,没想到居然被这么个白痴废物给毁了,他真恨不得把她活活掐死,现在更是恨得让沈峰早点处置了这废物。
 
 第17章 免死金牌(2)
 
    一时之间,沈岳沈煅主张对沈炎萧严惩,其余沈家二代子弟也不愿多说什么,沈峰的眉头紧紧皱起,似乎在考虑什么。
 
    这就要判她死刑了?沈炎萧没料到事情居然会以这么喜感的方向发展,不过想来也是,此时关系朱雀世家荣辱,若是错失这个机会,朱雀世家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重获朱雀。更何况她只是个父母双亡,又傻又废的白痴,拿来平息众怒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。
 
    再加上,除掉一个第三代的子弟,即便是个废物,也对其他第三代的子弟有所助益,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?
 
    没有任何靠山,也没有任何依赖,刚刚来到异世的沈炎萧遭受到了四面八方扑来的恶意。
 
    藏在袖中的小手紧紧的握起,沈炎萧暗暗咬牙。
 
    不要让她活过这一回,否则这些人今日给她的,她绝对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,什么朱雀,什么朱雀世家的家主,只要让她活过今日,她定要让整个朱雀世家彻底易主!
 
    “二伯父和四伯父好大的怨气!不知爷爷需要的可是这只畜生!”伴随着一声极为温润悦耳的嗓音自门外传来,紧闭的主屋大门被人缓缓推开,修长的身姿穿着一袭白衣,温润如玉的少年,犹如天神下凡,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,踏入凝重的主屋之中。
 
    少年的身后,四名壮汉抬着一个巨大的铁笼,迟缓的进入主屋之中。
 
    铁笼之中一只半人高低的白色雪狐安静的趴在笼子里,一双碧绿的眸子微微弯起,雪白的皮毛泛着迷人的光泽。
 
    “沈斯羽…”
 
    少年翩然而至,引来了主屋众人的哗然。
 
    少年并非朱雀世家的血亲,而是由沈峰在十年前领回朱雀世家抚养的孤儿,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,他们只知道沈峰给他取名为沈斯羽,辈分和第三代的弟子同辈。沈斯羽年方十八,俊美的容颜让俊雅的沈逸风都为之黯然失色,如果说沈逸风的俊美犹如夜空之中的星辰,那么沈斯羽便是夜空之中那独一个的明月。
 
    星辰之光,又怎能与明月之辉相争?
 
    沈斯羽的出
 
    站在沈岳身后的沈嘉怡在看到沈斯羽出现的瞬间,一张小脸上便浮上了一层红晕,往日的娇蛮不复存在,有的只有少女的痴情。
 
    “好!好!”沈峰愣了一下,随即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沈斯羽不顾众人的目光,快步的走到沈炎萧的身边,在沈炎萧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瞬间,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。
 
    “萧萧,我回来了。你放心,只要有我在,就没有人可以欺负你。”沈斯羽的声音很轻,很温柔。
 
    可是传入沈煅等人的耳中却犹如雷鸣般刺耳。
 
    沈炎萧眨巴眨巴眼睛,闻着窜入鼻息的清爽气息,默然的想着……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